夜色约炮网-www.yeseyuepao.com

妻子约炮后想离婚 竟找小姐色诱丈夫

2017-12-24 22:23 作者: 肥鸟 来源: 本站

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婚姻生活,我和老公结婚了10年,10年来虽然我和老公同床共枕,却彼此碰都不碰一下,像两个不相干的人。很少有人相信这是真的,曾与闺中密友谈起我的婚姻生活,密友竟然笑我们都是性冷淡。

我不知道我和老公之间是否属于家庭冷暴力,但我清楚的知道,我和老公的婚姻早已死了,只是我们彼此都没有勇气去埋葬它。或许是为了年幼的女儿,或者是为了双方年迈的父母,仅仅是在错误的时间,错误的地点,都做了一次同样错误的选择,然后彼此都不愿意去面对和修正。

我并不是一个开放的女人

甚至在我老公眼里,我也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小女人。与天明悄悄的走到一起,我始终相信我们彼此都爱着对方,绝不是什么身体的诱惑,我这样讲,可能没人会信。但我的约炮绝不是寻找刺激。当第一次与天明做爱的时候,我有很深的负罪感,尽管我和老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,但毕竟天明是我老公之外的另一个男人。

天明是我的上司,一个很有风度的成熟男人。他的婚姻非常不幸福,他老婆是个非常粗俗的女人,有次听说天明与秘书出去接待客户一夜没归的传闻后,天明的老婆竟然拿着把菜刀冲进公司,一哭二闹三上吊,不但搞得公司上下鸡犬不宁,还让天明在同事面前颜面扫尽,很长时间闷闷不乐,唉声叹气。

我和天明走到一起

就是天明老婆大闹办公室的那个晚上。那天下班后,天明没有回家,要我在办公室陪他说说话。或许是同样的命运吧,我十分乐意的留下来陪着天明。那一晚,我们聊到深夜,当聊到彼此不幸的婚姻时,我们相拥而泣。其实,我和天明都很清楚,已经人到中年的我们,要抛弃双方的家庭走到一起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尽管我们彼此都深深的爱着对方。

我得承认

爱上天明让我良心备受煎熬,我曾想着与老公结束那场无爱的婚姻,可每次回到家,我都没勇气提出来。反而为自己的约炮感到有些不安和内疚,我竟然希望老公在外面去找一个女人,平衡我内心的矛盾,尽管老公对我在外面的生活压根就不过问,也从不关心。

我把这个想法告诉闺中密友的时候,密友竟然笑得前俯后仰,骂我说,其他女人整天防着老公约炮,你却巴心巴肠希望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找女人,其实,密友一直知道我的婚姻生活不幸福,所以她还是爽快的答应帮我。在一个午后,密友从郊区的发廊找来一名颇有姿色的小姐。我开门见山地对小姐说,你帮我把我老公勾引上床,这2000元就是你的了,至于你用什么手段,那是你自己的事情,我只希望越快越好。

小姐果然不负自己的专业水平,很快就把老公勾引上床。当我突然出现在房间的时候,看到老公略显尴尬的神情,我竟然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,好像一块石头落地了。自从老公在家“约炮”被我现场逮住后,我就理直气壮的爱着天明,心里不再有什么负担。

天明为了能与我走到一起,也曾不止一次地向他老婆提出离婚,可每次一提出来,他老婆就要死要活。为了能离婚,天明愿意把家里的所有一切留给老婆,但他老婆死活就是不同意,天明疲惫不堪,心灰意冷。我和天明就这样尴尬的偷偷的爱着,爱得很辛苦,也很痛苦。有时,与天明温存的时候,我要求天明答应我,不再与他老婆做爱。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,甚至可笑,但我没法做到与一个女人共同分享一个男人。

我承认我对感情是自私的

我渴望我能完全拥有天明的爱。可现实让我们难以走到一起。记得在我42岁生日那天,天明为我点燃生日蜡烛,在摇曳的烛光下,我依偎在家华的怀里,抚摸着他渐渐稀疏的头发,偶尔还能看到些许白发。

我问他:“今天是我的生日,也是我们相爱的第10个年头,我们就这样一直尴尬的爱着吗?我知道你无法给我一个承诺,但作为女人,归宿才是爱的尽头,但10年来,我依然找不到我们爱的归宿。你能告诉我,我们还能这样爱多久?”天明紧紧地搂着我,眼角有酸楚的眼泪。“我不能给你一个承诺,也无法给我们的爱一个归宿,但我却可以向你保证,这10年来,我是真心爱着你的。”

天明吻着我

喃喃地说,“我希望能爱你到老,今生无缘让你做我的新娘,我希望来生一定隆重的娶你回家。”这是天明10年来给我的一句承诺,让我在感动之余,更感伤。我们这段不为世俗接受的爱情,还能真正走过下一个10年吗?我不知道,我感到忧伤。

事实上,天明无法面对他的家人和朋友,我也是。或许步入不惑之年的我们,除了爱情,我们都没有勇气走出自己的围城,但我们又那么的不甘心。我希望我和老公好聚好散,我知道老公不会强迫着我和他一直这样下去,他也希望我能快乐,但为了天明我又不得不这样和老公僵持着。如果有天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怎样的选择,一个女人的幸福依靠是她这一生最终的追求,如果一直幸福不了还有什么可追求的么?